我的碧可

我的碧可

倘止补心而不补余脏,或单补一、二脏,而不五脏之兼补,反有偏胜之忧,非善补心伤虚损之法也。况吴茱萸性热而燥,以火入火,同性岂有格之虞?

此方用二冬以润肺,用熟地、茱萸以补肾,肺肾相通,加人参、五味以益气,气旺而津液尤易生也。治法不可助命门之火,如助命门之火,则火旺于下,而郁勃之气不能宣,必有阳旺阴消之祸,变生痈疽而不可救,宜宣通其心中之抑郁,使志意舒泄,阳气开而阴痿立起也。

治法宜补阳退阴,然而阴盛阳微之际,骤用阳药,以入于众阴之中,未必不格而不相入,必热因寒用,始能不违阴寒之性,以奏其助阳之功也。故必须补肾火之旺,而土自燥,土燥而湿自除耳。

迨痰既上升,而上焦之火,彼此相斗,嗽又生矣。 又云∶偶传瘟疫,眼角忽然大肿,身子骤发寒热,喉咙大胀作痛,数日之后,即鼻中出血,口出狂言,见人骂詈,发渴,若饮之水,则又泻痢不止,不过半月,其人即亡。

彼徒补肝血、徒泻肝火者,尚隔一层耳。风性甚动而且急,使真有风入,则疾风豪雨,势不可当,安有迂缓舒徐者乎。

宜利膀胱之水,而不可有亡阴之愆。治法可不急泻其阳明之热邪乎。

Leave a Reply